英国多所中学校长反对扩张重点中学

据卫报12月6日报道,肯特郡的33家普通中学校长“根深蒂固的,强烈反对”政府计划全国范围扩大文法学校。向教育大臣Justine Greening提交的这封公开信要求她考虑放弃在肯特和其他地方的文法学校。

 

这个行为有非同小可的意义。源于90年代工党提起的取消11+小升初考试和文法学校(相当于公立重点中学),肯特郡(还有白金汉郡)一直保留了普考制度(其他都改成自愿参加)。说起来是未来教育方向的凯模。

 

英国新首相特蕾莎梅在上任宣言上特别提到了要扩张英国文法学校规模,帮助更多家庭和孩子实现他们的梦想。时当退欧的5年,首相能把这个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说,可见其重视程度。

 

针对目前在进行的文法学校扩张咨询案,这封公开信指出,“(文法中学)存在哲学和系统上的缺陷。”

 

就读重点中学的学生自然信心满满,充满成就感,对未来有理想,有很高的期望值。

 

那些没考上的学生就被赋予了所谓“第二好”(second best)的感觉。公开信里说到,“它肯定会削弱自信,人为设定理想的障碍,并培养一种”第二好“的文化。普通中学的优秀教师需要花费更多时间来解启学生的真正潜能。” (潜台词:如果缺乏优秀教师,那这些学生的潜能可能就永远不会被开启了。)

 

 

“事实是,学生落选了。这是一个明确而难以被接纳的消息。甚至11岁的孩子也难以理解。 我们挑战政府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向家长,学校和未被选中的11岁孩子说明:没被文法学校选中将激励他们比以前更好地进步。”

 

肯特郡的弱势和优势学生之间差距为全英最大之一。 11+小升初考试,两级中学制度是这种不平等的最大原因。从而这也说明,文法学校制度其实无助于加强社会流动性。

 

小编认为,这个问题要从多个角度看。没有一个正确的选择。(话说得太没品了,自己蔑视自己一下。) 容我细细道来:

 

  1.  的确在小学就根据一次考试结果分流学生,非常残酷。很多学生还没启蒙,或者慢热。这个‘第二好’,就好象花还没开,就说果子不好。一下打入‘旁边那条队伍’,没人性。
  2. 但是我听见你说‘金子总会发光’,是不是? 其实家长更担心的是孩子和‘不正确的同学’混,是不是?文法学校毕竟是一次筛选。
  3. 但是国家不是要提高社会流动性吗?就好象高尚住宅区里必须插入福利房(council houses).
  4. 如果孩子会因为考不上而身心大受打击。嗯,一定会的。其实我们应该加强早年的失败教育。包括学校,家长和各种社区俱乐部。如何正视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如何接受失败。如何听取反馈意见。如何正视11+考试。
  5. 小编认为,腰不疼的说法是,全面培养孩子学业和课外爱好-体育,音乐,ICT。让孩子的思维和眼界超越11+考试。让孩子自己认识到这句话

如果我能考进去,那是我的能力所在。如果我不能进去,我知道我付出了我最大的努力。那也没关系。我如果这样,就算进去文法中学了,以后也不会开心。

 

换一个角度来看文法学校是否应该扩招的问题。有看法认为,其实加强扩大普通综合中学会更有利于孩子发展和促进社会流动性。

 

具体做法是这样的:进一步细分每个课程的程度水平。更根据个人水平定制课程进度。学生可能是A1组的数学,跟高年级的学生混课,同时是B2组的英语。学生分垂直体系的学院(‘house’, 就是哈利波特里的那种)每个house有house masters,各个年级的学生都有。

看官如何看?小编头疼了,下。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education/2016/dec/12/grammar-schools-plan-kent-headteachers-tell-education-secretary-deep-opposition